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,这次一草一木都感到格外亲切。毕竟还是北方城市,冬日寒风萧萧,住惯了他乡的温和气候或许会有些不适应。

仿佛又回到了儿时被全家上下前呼后拥的时候,让我这颗过惯了离异家庭生活的心倍感温暖。每天早晨换着花样吃早点,令人眼花缭乱的烧饼汤圆豆腐脑以及各种海鲜。一天中,或者百无聊赖地晒太阳读安妮宝贝清冷的文字,或者漫步在一望无际的黄海边,或者坐在爷爷身边,看着他饱经风霜的手颤颤巍巍地写毛笔字,或者陪外婆聊家长里短。

总之,为2013年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却有人质问我:今年你是不是太能折腾了?跑完了欧洲跑亚洲。不得不承认,迷失在异地风情里对困扰我多年的抑郁心情是再好不过的解药。笼罩在身心的污浊气息被一次次的旅程一扫而空。

今年,仿佛成熟了许多(也许过多),经过的那些悲欢离合,背负着那些包袱,走过的那些路。

当我与好友在法国走散时,瘫坐在普罗旺斯火车站,心想:最坏也不过如此。

当我手握竹剑在剑道场上苦笑时,心想:不要因为结束而哭泣,微笑吧,因为曾经拥有。

当我收到成绩单而破涕为笑时,心想:果然天无绝人之路!

有些人,注定会分道扬镳。以往令我纠结万千的形形色色,也许已经释然。

过去的一年,不无遗憾,却因遗憾而精彩,为我的年少时光添上了一笔浓重的色彩。

2014,放”马“过来!

Advertisements